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遭遇资金技术双重掣肘 海绵城市建设需民资助阵

    发布:admin 浏览:
     

      遭遇资金技术双重掣肘 海绵城市建设需民资助阵导读:“海绵城市”就是让整座城市像一块会“呼吸”、有“弹性”的海绵,在涝时城市能吸水,在旱时能吐水,从而良性循环利用水。【中国环保在线 污水处理】海绵城市就是让整座城市像一块会呼吸、有弹性的海绵,在涝时城市能吸水,在旱时能吐水,从而良性循环利用水。这是新一代城市雨洪管理概念。


    遭遇资金技术双重掣肘 海绵城市建设需民资助阵
    大水的痕迹还斑驳地渗在城区各个角落,江苏省会城市南京在2016年7月13日宣布,开始全面实施海绵城市建设,其公布的《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实施意见》要求,新建小区的可渗透地面不得低于40%。

    海绵城市就是让整座城市像一块会呼吸、有弹性的海绵,在涝时城市能吸水,在旱时能吐水,从而良性循环利用水。这是新一代城市雨洪管理概念。

    海绵城市建设是中国刚启动的一项重大民生工程。2013年12月,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提出建设自然积存、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海绵城市。2014年底财政部、住建部、水利部三部委联合启动试点。

    随着第二批海绵城市试点出炉,至今,全国有30个城市在试点建设海绵城市。

    南京是江苏省试点城市,尚未进入到国家层面的试点。但南京市颇有雄心,确定的时间表是,2020年20%以上城市建成区面积达到海绵城市建设目标要求,到2030年,达80%以上。这和海绵试点城市的标准一样。

    饱受内涝折磨的南京,期待终能依靠海绵城市建设减少城市内涝。暴雨侵袭中,城市管理者已尝到民怨和成本的双折。可以预见,在政策和防涝需求双重推动下,中国的海绵城市建设将会加速疾进。

    然而,海绵城市在中国尚处萌芽阶段,需要探索经济可行的实现路径,如推广阶段速度过快,将面临人员、资金、技术、规划等诸多困难。

    摸石头过河,公众要参与

    位于洞庭湖西侧的湖南常德市,是首批海绵城市试点城市,2015年就完成示范区专项规划编制,随后启动了110多个项目,计划三年形成示范。

    作为全国首批海绵城市建设的示范小区,常德泰达润景园小区运用了十多项海绵技术,如对雨水收集利用实现远程信息化控制,可使雨水资源实现大限度的利用。按照常德市每年累计降水量约1400毫米计算,小区每年的雨水调蓄容积可达4458吨,接近降雨量的80%,可节约每年小区用于公共环境消耗的自来水用水量的99%。

    7月2日一场降雨量达130毫米的暴雨,将常德城区常德大道、柳叶大道、朗州北路、三星路、紫菱路、皂果路等路段,悉数纳入水中,交通陷入混乱,几条通往高速的出城口被迫关闭。

    一位泰达润景园小区居民表示,在近期的暴雨中,该小区的渍水比常德市城区其他小区好多了。

    尽管有居民先行享受到海绵城市项目的好处,但常德市政协做的一份《关于加快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调研报告》(下称《调研报告》)显示,整体看,公众对海绵城市建设带来的效益缺乏具体认识,社会参与热情普遍不高。调研人员发放近千份问卷,发现70%的受访者对海绵城市的概念不清楚,对建设持消极态度,甚至有人认为,海绵城市建设就是在道路上铺一层海绵。

    同在7月初遭暴雨的武汉,也是中国批海绵城市的试点城市之一。因城区内涝严重,不少人质疑海绵城市建设到底有没有用。

    7月15日下午,位于武汉市青山区建设一路以北临江处的碧园社区,多位居民说到,此前一周,暴雨过后社区内积水近40厘米,积水并未进入住在一楼的居民家里。

    和武汉其他一些渍水严重的社区相比,碧园社区受暴雨影响并不大,该社区正位于武汉市海绵城市青山示范区内。

    武汉市海绵城市试点项目包括青山和四新两处示范区,范围仅为38.5平方公里,而武汉市城市建成区面积为553平方公里。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下称中规院)资源能源所所长王家卓表示,武汉这次的内涝灾害,更说明当前推动海绵城市建设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而非去怀疑海绵城市建设的作用。

    海绵小区改造时,事先缺乏对小区居民意见的征求以及改造项目的宣传,居民对小区海绵化带来的综合效益缺乏立体认知,导致大部分小区居民对小区海绵化的改造持消极态度。推广海绵城市,还得从科普相关知识、获得公众认可的基本课做起。

    中国的海绵城市从美国的低影响开发(LID)理念发展而来,内涵却比LID广泛,且由于全国海绵城市建设处在试点阶段,因此,国内外都没有成熟的成功案例可借鉴。

    海绵城市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不仅涉及住建、水利、财政,还有环保、交通、农林、气象、规划等部门都要参与进来。常德示范区涉及110多个项目,涉及了水系治理、防洪、供水、排水、污水处理、绿地、绿色建筑等项目。

    设计需求量如此之大,但时间上没有冗余。常德提出了一年重点突破、两年基本建成、三年形成示范的目标。

    武汉的时间表也毫不含糊,武汉市长万勇早前提出海绵城市建设的三步走目标:2017年,中心城区内涝防治标准要达到10年一遇;到2025年,中心城区内涝防治标准由10年一遇提升到有效应对50年一遇;到2030年,中心城区初步建成海绵城市。

    海绵体项目的设计费用普遍偏高,出图周期普遍较长。为了提速,《调研报告》发现,有设计单位甚至套用其他项目设计图纸。

    出现的这些纰漏,也导致部分项目因为设计单位进度缓慢而审查滞后,实际上阻碍了海绵城市试点的建设速度。

    按《武汉实施方案》预期,武汉市新建项目的海绵性审查率达到100%,武汉希望建一套从源头控制、过程管理到末端治理的海绵城市技术标准体系,渗透到规划、设计、施工、竣工验收、运行维护等各个环节。

    要完成这个海绵性,除工程技术体系之外,政策、法律、体制、产业、人才、投融资等因素都包含其中。仅从工程设计而言,国内缺乏有资质的本土单位和人才。

    常德的海绵体项目的设计规划多由汉诺威以及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完成。这被业内视为依赖汉诺威的理念,做的是国内三级城市的设计,本市平台公司施工,这种模式在实施过程中,遭遇水土不服。

    《调研报告》指出,常德市现有海绵项目的施工监理队伍大多是接触海绵城市建设项目,在设计理解上存在不够透彻、在项目选材以及施工监理上缺乏统一标准指导等问题,导致了一些海绵项目的设计理念无法全面落实。

    作为海绵城市的倡导者,常德市政府欧盟亚洲环境支持项目联络办公室中方协调员刘波,在3月份向全国人大递交了一份关于如何开展海绵城市建设的建议材料,他呼吁海绵城市应建立国家规范和标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