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环境部再点名:央企屡罚不改,矿山遮丑手段多

    发布:admin 浏览:
     

      环境部再点名:央企屡罚不改,矿山遮丑手段多

      8月18日,生态部再一次通报环保督察典型案例,央企中国化工集团及福建漳州市漳蒲县被点名。其中,中国石化集团旗下贵州天柱化工有限公司渣场无水平防渗、管理粗放,被多次通报、17次处罚后,违法依旧。漳蒲县违法开采矿山98个,破坏面积达9656亩,致使当地形成“牛奶湖”“石粉山”;面对中央、省、市的层层监督、次次通报,漳浦县不但坚决不改,为应对本次环保督察,竟挂绿布逃避卫星监控、道旁摆盆栽“复绿”,连应付检查的草皮都已枯死。

      至此,第二轮第一批环保督察入驻的上海、福建、海南、重庆、甘肃、青海等6个省(市)和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等两家中央企业被全部点名。

      多次通报、17次处罚,违法依旧

      本次通报的中国化工集团因子公司贵州天柱化工有限公司虚假整改被点名。自2017年8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至今,天柱化工被生态环境部4次点名,两次因渣场渗滤液外溢污染外环境问题受到当地环保部门处罚,相关责任人被行政拘留,2013年至今累计处罚次数高达17次,但该企业依然故我,渣场继续无水平防渗、管理粗放,弄虚作假、故意欺瞒,虚假整改问题十分突出。

      贵州天柱化工有限公司二期渣场

      此外,天柱化工的上级公司河北辛集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不但对督察整改问题隐瞒不报,更是安排天柱化工违法建设无除尘设施的旋转烘干窑和属于政策淘汰类生产设施的一段式煤气发生炉。现场监测显示,两座旋转烘干窑窑头排放口颗粒物均超标,其中一期烘干窑窑头排放口颗粒物浓度高达6400毫克/立方米,超标212倍。

      原料破碎车间无任何集尘措施

      车间无组织排放问题突出

      2018年9月,生态环境部通报天柱化工有限公司虚假整改问题后,中国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既没有要求下属企业加强整改,也未对下属企业整改情况开展检查和督办,仅要求上报材料了事。不仅如此,在2017年和2018年两个年度考核中,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指出的突出问题均未纳入中国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对下属企业的考核评价范畴。

      挂绿网、摆绿植、铺草皮,矿山“复绿”花样百出

      此前,山东新泰一石料厂爆出矿山刷绿漆蒙蔽卫星,让所有人哭笑不得,本次环境部通报的福建漳州市蒲县矿山与其有“异曲同工之妙”。据通报描述,由于漳浦县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长期不作为、慢作为,该地长期非法开采矿山98个,破坏植被面积达9656亩,大量废石随意倾倒,植被破坏、水土流失等生态破坏问题严重,常常形成“牛奶河”、“石粉山”,当地群众反映强烈。面对整改要求,当地企业挂绿布、摆盆栽、铺草皮,可谓花样百出。

      蔡坑水库沦为“牛奶湖”

      其中,漳浦县意发石材有限公司在赤岭乡蔡坑矿区长期非法开采,造成大面积山体、植被破坏,下游蔡坑水库沦为“牛奶湖”。经漳浦县初步调查,破坏商品林达到201亩,越界开采矿产品评估价值约8200万元。

      盗采矿区用绿网遮挡开采区域及临时工棚,躲避卫星监控

      2015年以来,漳浦县长桥镇东方场三层岭采石有限公司长期盗采临近山体,为了逃避卫星监控,用绿网遮挡开采区域及临时工棚。

      在督察组检查前突击复绿,盆栽苗木直接摆放在厂区道路

      面对督察整改需求,漳浦县所有持证在采石材矿山均未落实恢复治理方案和土地复垦方案,矿区周边均存在大片“挂白”现象,“边开采边治理”要求形同虚设。督察组进驻后,当地政府紧急要求复绿,部分企业将大量盆栽苗木简单覆土,甚至直接摆放在场地,搞“盆栽式复绿”。

      漳浦绿地建材贸易有限公司在混凝土上铺设草皮,多数草皮已经枯死

      漳浦绿地建材贸易有限公司自2014年起在绥安镇违法开山采砂,数百亩山体、林地遭到严重破坏,长期无人过问,2019年7月19日,督察组检查当天,该砂场在既没有拆除设备,也未对场地进行覆土的情况下,直接在砂石、混凝土地面上铺设草皮,应付了事。现场检查时,多数草皮已经枯死。

      层层监督、次次通报,然坚决不改,实属罕见

      第一轮督察期间,群众投诉该区域企业污染环境,但地方调查称群众举报不实,未发现污水外排,无组织排放也未发现超标。此次督察发现,多家企业生产废水直接外排,形成多个“牛奶塘”;厂区粉尘无组织排放严重;生产过程中石粉违法倾倒在周边农田和树林间。第一轮督察期间群众投诉赤土乡十几家板材厂将石粉倾倒在两个鱼塘内,污染水体和耕地,当地多部门现场联合调查后,不仅没有要求企业将违法填埋物依法处置,反而直接覆土掩埋,敷衍了事。

      矿山开采导致大面积山体和植被破坏

      漳浦县石材行业生态破坏和污染问题由来已久。早在2009年,福建省人民政府就出台《关于加强建筑饰面石材行业综合整治的意见》,要求严格控制建筑饰面石材矿山开采、强化生态保护和治理恢复。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后,福建省整改方案再次明确要求,2017年7月,因矿产资源开发监管不到位,漳浦县政府主要领导及国土资源部门主要负责人被省政府分管副省长约谈。2017年8月以来,原省国土厅及现自然资源厅多次对漳浦县进行检查和通报,并将漳浦县列为无证非法采矿的重点打击区域。2018年3月和2019年4月,因打击非法违法采矿不力,漳州市对漳浦县人民政府两次通报。但层层监督、次次通报就是不见落实,整改要求始终停留在纸面,非法采矿导致的严重生态破坏长期得不到解决,违法时间之长、破坏程度之大,实属罕见。

      处罚力度太轻,重视程度不足

      其实,上述曝光的屡罚不改、糊弄整改问题,直接原因无非是过去的处罚力度太轻,让排污企业及其上级单位、主管部门不重视生态问题,只关系经济效益,面对整改,始终抱着侥幸心理欺瞒、糊弄,甚至连糊弄也不上心,才出现展让人啼笑皆非的举动。

      然而,随着国家对生态环境保护问题的空前重视,提出了并落实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打赢蓝天保卫战”“垃圾分类就是新时尚”等政策主张,破坏生态、不作为却不追究的时代已经过去,一旦发现环境违法问题必然一追到底。

      近年来,江苏、河南、河北等多个省市地区,严格执行环保信用评价制度,坚决落实环境损害赔偿:未完成环保整改的企业,被列为环保信用评价红色、黑色等级,执行停工限产;已经造成生态污染的,谁污染谁治理,谁破坏谁修复,相关责任人依据法规追责。生态环境保护的强制执行时代,已然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