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临汾市委书记:建议山西空气治理纳入京津冀协

    发布:admin 浏览:
     

      临汾市委书记:建议山西空气治理纳入京津冀协同

      全国人大代表、临汾市委书记岳普煜认为,环保现在就是最大的民生。今年他提交建议:将山西空气质量治理纳入到京津冀大盘子里来。虽然这意味着对临汾的环保要求更加严格。但岳普煜表示,我们现在不怕严,就怕不严!

      

    点击进入下一页

     

      

    岳普煜,全国人大代表、临汾市委书记

     

       谈污染 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记者:1月临汾严重污染多次爆表,当时你什么感受?

      岳普煜:第一次污染爆表是市长打电话给我的,我听后吓了一大跳,连忙找人查原因。

      记者:爆表原因是什么?

      岳普煜:一是受华北大范围重污染天气和不利气候条件影响,冬季少雪,空气温度偏高,容易导致雾霾形成;临汾又是一个特殊地形,两山夹一河形如一个盆地,大气污染物不易扩散;第三是产业结构不合理,煤焦冶电等资源性产业集中,导致空气污染物短时间内迅速升高;还有一个原因,进入冬季取暖季后,市区大量使用高硫煤、散煤,增加了中心城区的环境压力。

      记者:今年1月19日,环保部约谈临汾市市长刘予强等政府负责人,你当时是什么反应?

      岳普煜:刘市长在约谈之后说,对临汾市大气环境质量现状和存在的环境问题,深感不安,心情沉重,如芒在背,如坐针毡。这是我们共同的感受。

      谈应对

      立案查处37起环境违法案 拘留50多人

      记者:当时临汾采取了什么应对措施?

      岳普煜:推进清洁取暖工作,用洁净焦取代原来被大量使用的高硫煤,实施煤改电、煤改气项目;其次,强力整治燃煤锅炉,市区取缔各类营业性燃煤锅炉将近600台;工业污染是我们深度治理的重点,目前临汾350多家规模企业基本都制定了整改方案,取缔关停近100家小散乱污企业。

      记者:这些都是临时应急,将来再发生爆表怎么办?

      岳普煜:我们已经启动地方立法程序,计划制定《临汾市区燃煤污染防治规定》和《临汾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安全管理规定》两部环境保护地方性法规。同时,我们还组建了全国首支环保警察队伍,组建了公安局环境安全保卫支队。目前,已经对37起环境违法案件进行了立案查处,行政拘留了50多人。

      谈原因

      片面强调GDP 忽视发展质量

      记者:临汾曾有花果城的美誉,但现在变成了污染之都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转变?

      岳普煜:临汾是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境内拥有丰富的煤炭、铁矿等资源,煤炭储量保守估计700亿吨,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呢?去年整个国家一年生产的煤炭量不到35亿吨。除此之外,临汾的铁矿储量在山西也是位居前列。

      2000年之前,临汾都是卖原煤、铁矿,污染不大。之后和其他资源型城市一样,临汾开始了第一次所谓转型,从卖原煤到卖焦炭,从卖铁矿到卖生铁,但当时的工厂装备水平、技术能力都比较差,造成排放和污染很严重。

      必须承认的是,资源带来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较为严重的环境污染。2005年临汾在全国113个重点监测城市中,大气质量排名倒数第一,所谓污染之都的称号就是这样来的。

      记者:当时为什么没意识到环境的重要性?

      岳普煜:发展理念上有偏差。当时大家片面强调GDP,追求发展速度,忽视发展质量,没做到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其次,跟产业结构不合理也有关系。临汾产业结构非常单一,煤焦冶电等传统产业占到整个临汾工业经济近九成。

      谈环保

      我们现在不怕严,就怕不严

      记者:临汾面临较大的经济发展压力。一方面要发展经济,一方面要改善环境,如何协调这对矛盾?

      岳普煜:在我这里,环保始终摆在第一位。如果环保不行,一预警,企业得停产、工地得停工、汽车得限号,各项生产都不能正常进行,社会经济何谈发展?

      我这里有一组数据:从去年11月以来,受几次环境预警影响,企业停产、工地停工,临汾GDP最少损失30多亿元,增速放缓了2.8个百分点,沉痛的教训就在眼前。所以我说,环保现在就是最大的民生。要想经济发展,前提是环境得有保证。

      记者:今年你准备提什么建议?

      岳普煜:我建议将山西空气质量治理纳入到京津冀大盘子里来。

      记者:这不就意味着对你们的环保要求更严了吗?

      岳普煜:我们现在不怕严,就怕不严。因为我们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谈将来

      争取尽早摘掉污染之都帽子

      记者:临汾大气治理的目标是什么?

      岳普煜:短期内,按照环保部要求,实现大气质量只能变好不能变坏;长期目标是退出全国重污染城市行列。我自己还加了一条:冬季退出重污染城市行列。

      记者:你认为摘掉污染之都帽子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岳普煜:煤焦铁的企业需要转型,技改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锅炉、采暖方式改造等,同样需要大量的资金。

      记者:有时间表吗?

      岳普煜:指望一夜之间解决是不可能的,这是长时间形成的历史问题。如果搞一刀切,把所有工厂全部关掉就行了,但显然太武断,它们背后是二三十万工人的生计和饭碗。我们能做到的就是科学规划、严格推进,争取尽早把临汾这顶污染之都的帽子摘掉。

      ★新闻内存

      环保部约谈临汾市长

      由于2016年空气质量六项监测指标不降反升,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同比增加31天,大气环境质量连续两年呈现恶化趋势,环保部1月19日对山西临汾市市长刘予强等政府负责人进行了约谈。

      约谈要求,临汾市应切实提高认识,按照环境质量只能更好、不能变差要求,履行环境保护主体责任,尽快遏制大气环境质量恶化趋势;对长期超标违法排污的企业,要坚决按《环境保护法》要求,实施按日连续处罚。

      临汾市市长刘予强表示,对临汾市大气环境质量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深感不安、如坐针毡,将深刻反思、严肃问责并尽快拿出方案,确保大气治理工作落到实处,尽快遏制大气环境质量恶化趋势。

      声 音

      临汾污染之都的帽子不摘,发展既快不了,也好不了,更难以为继。它损害的是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环境不改善,发展也就失去了原有的价值和意义。可以说,生态环境问题已是临汾人现在的首要问题,作为临汾的执政者,我们责无旁贷。 --岳普煜